张帮习:观妙


  它是崂山绿石中的海淘石,出生在仰口绿滩,憨态可掬,取名“观妙”。带着一身灵气辗转崂山从未远游。

  地壳变动,它从母体上跌落海中,浪翻沙砺,它脱掉了华丽的外衣,裸露出强健的肌体,潮起潮落,海滩后移,它被丢在淡水的沙滩中被含有矿物质的河水浸蚀。周身不再是单纯的墨绿,显得文静大方。时间的推移,沙滩变成荒野,它在荒野中被风吹日晒,身上披上古朴的外衣,变得更耐人寻味。盛世年代被外出云游的崂山道士慧眼识中有幸带回庙中。神话般享受人间香火。“造反有理 ”的年月,红卫兵冲进道观赶走道人,掀翻了神像,部队进驻寺院,它流落民间 ,幸未受害。改革开放,巧遇外地来青做生意,落户青山村的绿石爱好者苗磊,视如珍宝,摆放家中。数人欲购均遭面拒。一日,苗磊邀军旅篆刻家夏叔眉,岛城微刻新秀于有福,知名画家刘景杰,四方机厂热处理专家王斐, 初涉奇石新人王凯几位奇石爱好者家中聚会,我被列入石痴一同前往。及至苗家,进屋第一跃入眼帘的就是“观妙”。我止不住近前,相对无语,却又似曾相识一般。主人几次邀坐品茶竟未听见,透出痴状。苗磊急忙双手捧出,半赠半售于我(不是我主动夺爱,是他有情于我,怕我不收)。宝贝亮丽 ,朋友真情,酒自然又要多喝几杯,真体会到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石不能言最可人”的妙趣。高兴的心情不亚于儿童时代春节家人朋友买了一串炮竹相送,惬意极了。

  回到家中,日夜相伴,形影不离。数日后隐居崂山十几年的老石友芦树义来访叙旧,我又约了几位好友一起品茶,忍不住拿出宝贝谝能,在座的岛城画家奇石收藏者赵渭先生开口点评,句句在理,处处在行,得到在座的赞同。再看赵渭的表情,眼神,爱不释手的状态加上我与他的情谊,不转让于心不忍,语出,赵双手捧起,红光满面。

奇石,喜欢他,它给你留下美好的回忆;呵护它,它给你带来欢乐;拥有它,它给你增加财富;读懂它,它给你一生幸福。

  奇石,应该有不俗的经历,应该留下美丽的传说,应该进入它应到的殿堂。

  观妙,观妙,越观越妙。留在我的心中,我想你,会再去看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愚翁张帮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6.12   十五大街


图为本文作者

分享 :